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然流淌的小溪

我把流淌心中的感觉凝成文字 收藏并共享那份芬芳

 
 
 

日志

 
 

【转载】诗歌张力表现手法的多样化  

2017-04-15 20:02:47|  分类: 情韵技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张力表现手法的多样化 - 雪北雨南 - 中国古代哲学

 

正因为诗人创作是个性化的、多样化的,也决定了诗歌张力表现手法的多样化。所以对于诗歌张力的论述,网络上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有生活距离说、情感发挥说、词义延伸说、语言裂变说、修辞方法说、艺术手法说、矛盾冲突说、经验说等等。那么,以上各家论述张力学说的观点与“诗歌张力内涵与外延的理论”是什么关系呢?

诗歌张力内涵与外延的理论是诗歌的理论基础,它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从内到外的层次分析法,不但能衡量出诗人作品的好坏;也能衡量出编辑水平的高低;更能衡量读者鉴赏能力的强弱,是解决诗人写的作品有没有张力的问题。而以上各家张力的说法,是解决如何让自己写的诗具有张力的问题,是具体落实诗歌张力的各种表现手法。

 

生活距离说表现张力的手法

● “我认为诗歌与现实的关系是,诗歌既不能脱离现实,也不能离生活太近,这种距离就是诗歌的张力。”——徐俊国

生活距离说告诉我们“生活不是诗”。写诗既不能脱离生活,又要和生活保持一段距离。这是让我们从生活本源中去探讨诗歌张力的一种创作方法。

例如,

○一个人的三月

     \ 徐俊国

 

我一动不动地坐在潮湿的树桩上

不是读书  写诗  思考关于腐朽的问题

我想知道一个被砍掉了梦想的人

会不会重新发芽

春暖花开的日子  鸟叫也是绿的           通感

需要多少忏悔才能磨亮生锈的誓言         移就

需要多少祭品才能赎回洁净的时光         移就

多少人还在弄脏自己

多少人用曙光清洗一夜的罪责

三月  坐在潮湿的树桩上

我看见河流哭着奔向大海                 比喻

它发抖的缰绳牵着我像牵着知错的豹子     拟人

“我一动不动地坐在潮湿的树桩上”说明他是一个在乡村长大的孩子,在那个年代每个乡村的孩子都有自己的理想、梦想,徐俊国也不例外。诗人由被砍伐的树桩联系到一个被砍掉了梦想的人,会不会重新发芽?把诗歌与现实一下子拉开了距离。现实毕竟是美好的“春暖花开的日子 ,鸟叫也是绿色的”诗人的心情也由阴郁转为晴朗了。重新树立起自己的梦想“磨亮生锈的誓言;赎回洁净的时光”。“清洗罪责”“奔向大海”忏悔自己的过去,这些虽然都远离了生活,但都是在生活基础上探讨诗歌张力的一种方法。当然诗人还用了“通感”“移就”“比喻”“拟人”等修辞方法,使诗歌的张力进一步展开。

   

 徐俊国另一首《孤独的鸭子》虽然也是来自生活,但和生活保持一定的距离而展开诗歌张力的。

 

◆孤独的鸭子

   \徐俊国

 

我还没有资格说我是孤独的

但今夜  唯有我一个人目睹了水湾的辽阔与神秘

十二点之后  一只鸭子出现了

由远及近  径直向这边游过来

它不时地把头扎进冰冷的水中

捞起烂绿藻和鱼骨

古代的耳环  半把长命锁  还有淤泥和黑暗

它一次次把身体的前半部分弯成钩子

湿漉漉地演给我看

像是某种仪式或示范

水被搅响  水中的月光被搅响

村庄睡得很深的血液也被搅响

——这只无人认领的鸭子  真正的孤独者

为了让人听清一部沉潜水底的乡村史

它选择了我

它是不是非要陪我失眠思索到天亮

而我承担不起一只鸭子给予的暗示和期望

夜太深  我困极了

 这首诗以现实月光照着宁静乡村里池塘为背景:池塘里孤独的鸭子,岸边孤独的我。所以诗人开篇就说“我还没有资格说我是孤独的”一下子跳出了生活,为下文埋下了伏笔。接着又走进了生活“十二点之后 ,一只鸭子出现了,由远及近,径直向这边游过来,它不时地把头扎进冰冷的水中,捞起烂绿藻和鱼骨(实写)”,捞起耳环和长命锁(虚写)捞起淤泥和黑暗(实虚结合),这里有希望(耳环、长命锁)又有失望(淤泥和黑暗),虽然一次次扎进冰凉的水中,但它没有放弃,一次次演给我看。接着又远离现实的描写“水中的月光被搅响\村庄睡得很深的血液也被搅响\为了让人听清一部沉潜水底的乡村史(虚写)这是“一只鸭子给我的暗示和期望”又回到了现实“夜太深 我困极了”。作者这种虚虚实实。虚实结合的写法,既没有脱离生活又远离了生活。

 

又如,毛泽东《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

千里冰封

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           (实写)表现生活

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

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

原驰蜡象,

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     (虚写) 远离生活

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毛泽东这种虚实结合的写法,就是诗歌张力的一种表现手法。

 

情感发挥说表现张力的手法

关于情感发挥表现张力的手法,网上有有两条这样的说法:

● 简单地说,诗歌的张力就是诗人的情感发挥;透彻地说是一张一弛的伸张空间之感。

● 诗歌的张力,就是情感形成的突发气场,借用诗人独特的语言而表达出来。

我在《诗人创作的个性化与多样性》一章里提到过:情感发挥多半是由自由联想决定事物的发展顺序,深揭具体事物的象征意蕴;一种感觉可以代替另一种感觉;部分可以代替整体。并且例举了曹忠胜的《伸出一条腿的纯洁,世间表白》。这种表现张力的手法更是在生活基础上发挥的自由联想,是情感形成的突发气场,诗人大都用抒情的语言表达出来。

例如,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再别康桥

       \徐志摩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树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诗人用抒情的笔调,由“再别康桥”联想到“作别西天的云彩”;由“河畔的金柳”联想到“夕阳中的新娘”;由“轻轻的我”联想到了“甘心做一条水草”;由“树荫下的一潭”联想到“沉淀着彩虹似的梦”,诗人一路带着欢快心情,寻找曾经的梦想,曾经的希望。但是“寻梦”的结果是“夏虫也为无沉默”,诗人的心情也由轻松欢快转到了沉默孤独,“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把这种无与言说孤独推向了极致。这首诗不但在情感上透着一张一弛的想象空间,而且在意蕴上也有着一张一弛的想象空间:“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好像是在告别康桥,其实更深层的意蕴告别人生:“一个人光秃秃地来到这个世上,又光秃秃走了,带不走世上一片云彩。”这是一种感觉代替另一种感觉;部分代替整体,告别康桥代替告别人生。这首诗的张力完全是情感突发的气场自然形成的,找不出诗人半点雕琢的痕迹。

 

词义延伸说表现张力的手法

●所谓张力就是指诗歌当中由词的字典意义与延伸意义所产生的相互牵制、相互依托的关系,诗歌的张力便来自于词的全部外延与内涵所表现的各种意义的统一。诗歌应该是其字典意义与延伸意义的平衡,字面意思与隐喻意义这两种因素要同时存在并处于张力的状态。——田云云

这类的表现手法多限于律诗和词,因为受到韵律格式字数的限制,要求每个词、甚至每个字的全部内涵与外延所表现的各种意义的统一,不但要合辙押韵,而且要讲究诗句最完美的结合。

例如,宋代 王安石《泊船瓜洲》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诗中的“春风又绿江南岸”,“绿”虽然是形容词,但和前面的副词“又”结合,就变成了动词了,再和后面的“江南岸”结合,也就由一种绿的颜色变成了一种情态了:江南已经绿油油的一片了。不但使诗歌的张力一下子展开了,而且形象更加鲜明。词与词之间的这种字典意义与延伸意义的相互牵制、相互依托,能够使诗句到达最完美的结合。使它们的内涵与外延所表现出来的意义统一在一起。

如果用“春风又吹江南岸”, 虽然所表现出来的意义也是统一的,但没有诗的情态,也没有诗的意境,更没有诗的张力。也不是诗句最完美的结合。

    又如,毛泽东《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

千里冰封,

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

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

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

原驰蜡象,      

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

看红装素裹

分外妖娆。

诗中“原驰蜡象” 原稿是“原驱蜡像”;“看红装素裹”,原稿“看银装素裹。

“驱”字,有驱赶,被迫的意思,而且与下句“欲与天公试比高”所表现的意义也不统一,被人驱赶又怎么能与天公比高低?“驰”字,主动奔跑,高原奔驰的蜡像,想与天公比高低,不但上下句和谐统一,而且诗的张力也展开了。“银”和“素”表现的都是一片洁白的冰雪世界。与下句“分外妖娆”意义也不统一,“妖娆”一般指女子的千姿百态。而改为“红”加进了人的因素。红白交辉相映,人与自然的和谐美丽,所以“分外妖娆”。不但使上下诗句意义统一,而且扩大了范围。这些都是词义延伸表现张力的手法。

 

四 语言裂变说表现张力的手法

语言表现张力的手法,不是在字词上下功夫,而是在语言上下功夫。第一,诗歌的语言必须是含蓄的,它是张力的具体表现。第二,诗歌的语言是在修复、裂变中表达思想感情的,通过语言的组合与聚合完成的。

网上有关这种说法有两条:

●所谓的诗歌张力,就是指诗人用含蓄的语言所创作的诗歌;它是张力的具体表现。张力所创造的遐想空间,能给读者带来更多的沉思与启迪。

●“诗歌的语言是在修复、裂变的缝隙中创造种种思想可能”,诗歌的张力是通过语言的组合与聚合呈现的。

例如,饶彬《不湿的雨季》这两种情况都占了。

 

○不湿的季节

   \ 饶彬

 

如果相识的那天

不是多变的雨季

谁又会那么相信伞

相信这么一个

唯一不湿的世界

 

如果生命探求的

永远只是一瞬

那定会错过住雨时节

也就不会发现

一个最会打伞的人

绵绵的雨里

是那么容易湿遍

 

从此

不再感谢雨

不再相信伞

却愿意

相信你的欺骗

19921225

    摘自《中国诗歌网络高地》

诗人用含蓄的语言写了初恋的美好回忆,淡淡忧伤透着丝丝甜蜜。当一个懵懂少年,经过了青春岁月,走向“雨季”,正是十八、九岁的年龄,刚刚结束高中生活,世界观还没有成熟,所以诗人说“相识的那一天,是个多变的雨季”,他们找到了伞下“唯一不湿的世界”恋爱了。但是诗人没有永远停在不湿的雨季里,“那定会错过住雨的时节”,比下雨更充满阳光的时刻。反过来说,如果没有雨季“也就不会发现\一个最会打伞的人……是那么容易湿遍”,男孩常常把伞遮在女孩的头上,为女孩遮风挡雨,总是淋湿了自己。女孩变得了理所当然,渐渐男孩感情受到了伤害。所以“从此不再感谢雨,不再相信伞”,初恋就这样结束了,但诗人回忆起这段恋情“却愿意相信你的欺骗”。淡淡忧伤充满了甜蜜思想感情,使初恋变成了美好的回忆。从“语义”到“形象”表现得栩栩如生。

那么,诗人的思想感情是怎样表达出来的呢?是通过语言的裂变与修复来表现出来的。分析第一节:

如果相识的那天

不是多变的雨季

谁又会那么相信伞

相信这么一个

唯一不湿的世界

“如果相识的那天 \ 不是多变的雨季”,是由“相思的那一天,是个多变的雨季”裂变而来的,这是由否定陈诉变成肯定陈诉,虽然意思不变,但是诗人的想法却没有了;“谁又会那么相信伞 \ 相信这么一个,唯一不湿的世界”是由“谁都会相信伞,相信有这么一个不湿的世界”裂变而来的,感叹句修复为陈诉句,感情也没有了。

如果把第一节的裂变的语言组合修复过来,就变成了:“相识的那一天,是一个多变的雨季,他们相信伞、相信这个一个不湿的世界”用这样的语言聚合在一起,就显得干巴巴的,一点思想感情也没有。所以持这种观点的人坚持“诗歌的语言是在修复、裂变的缝隙中创造种种思想可能,诗歌的张力是通过语言的组合与聚合呈现的”观点。

   这首诗更深层的意蕴是:从“相信伞,相信不湿的世界”到“不相信伞,不再感谢雨”,表明主人公的思想成熟。同时也说明爱情应该是对等的,是双方的付出。不是一方付出而另一方索取,或者一方欺骗另一方,这样的爱情永远不会长久的。但是初恋还是美好的,主人公“却愿意相信你的欺骗”,表现人性美好善良的一面。

     (本章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