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然流淌的小溪

我把流淌心中的感觉凝成文字 收藏并共享那份芬芳

 
 
 

日志

 
 

【转载】诗歌张力表现手法的多样化 (二)  

2017-04-15 20:01:47|  分类: 情韵技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张力表现手法的多样化 (二) - 雪北雨南 - 中国古代哲学

 五 修辞表现张力的手法

有关修辞表现张力的手法网上有两条:

●最简单的说法;张力就是诗意、跨越与修辞。

●通感就是张力。

先说第一条,“诗意”属于内容方面的,按照诗歌张力的理论,一首诗要有从“语义”到“形象”再到“情感”“意蕴”,才能完整表达诗意。“诗意”重点突出的是“意蕴”,换句话说,“诗”没了“意蕴”也就没了“诗意”,没了诗歌张力。(参见本书《诗歌张力理论指导作用》);“跨越”属于诗的结构方法,不仅仅是诗歌,就是电影、绘画都留有“跨越”“空白”“跳跃”等艺术手法。(参见本书《各种艺术方法的运用》);“修辞”(参看本书《各种修辞方法的运用》),当然“通感”也在《各种修辞方法运用》之中,但我在这里还是要重点说一下,因为有人专门提出来“通感就是张力”。

     为什么说通感就是张力呢?

因为通感是人本身具备的一种创作潜力,从人的自身说,人的感觉有三种:一是外部器官产生的,如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和嗅觉;二是指人本身有平衡觉和运动觉;三是人体内部的痛觉等。把各种感觉打通,就是通感。如热,绝对是触觉,闹是听觉,把这两个词并在一起的“热闹”就是通感相连。又如“冷清”冷是触觉,清是视觉,这些都属于词语的直接并置,因为人体的平衡觉,这类词语的并置在人的大脑中也就习以为常了,形成人的本能。但是运用到诗歌当中并非都是直接并置,而是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嗅觉的相互转化,听觉可以转换视觉,视觉也可以转换听觉;视觉和可以转换触觉,触觉也可以转换听觉等等,例如“甜蜜的歌声一串串”,“甜蜜”是味觉;“歌声”是听觉;“一串串”是视觉,之所以人们接受,这是由于人本身运动觉所决定的,这是诗歌常见的表现形式。当然这种“运动觉”所执行的不仅仅是各种感官相互变换的平移运动,还有更社层次的运动,那就是由各种感官转化到心里情绪,当你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当街被人强暴,你会怜悯、你会同情、你会心疼、甚至你会愤怒、疯狂、为此而拼命,这是由于人体内部还有一个“痛觉”。这是诗歌最深层次的表现形式。

“通感”第二层意思说,每个人的感受都是相通的,诗人和读者的感情也是相通的。你所感受到的别人也能感受到。当然由于每个人认知不同,思想修养不同,文化水平的高低,所感受的程度不同了,所以才会出现不同层次的诗,来适应不同层次的人需要。余秀华《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这是用文字形象直接诱惑人们的性感,适合一般大众心里,这就是通感。但对一些有思想文化修养的人来说,唤醒的却是理性,反而产生厌烦的心里,这是逆通感。而沈浩波《搞她屁眼》这样俗不可耐的文字形象,一下子把自己降到流氓堆里了,不仅有思想文化修养的人厌恶,甚至普通大众都鄙视了,完全是逆通感。现实生活中,“穿过大半个中国睡你”也好;“搞她屁眼”也好,那是你的生活,因为“生活不是诗”,诗歌讲究的是“含蓄”,不是直白。同样写女人想和男人睡觉,吴金娜《很想写首诗》就含蓄多了,因为诗代表浪漫,刘树勇说:“诗歌是性欲最优良的转化方式”。同样写男女之间性爱,吴金娜《很想写首诗》就更含蓄了:“解不开的扣子 \ 隐藏着丝丝喜悦。先是风,要把伪装掀开,之后是躯体的重量在把思想压迫。无处可逃的香气包裹着肉体,把门打开,光亮插入了喉咙的深处。”有铺垫、有情感、有意味,最终还是“把门打开,光亮插入喉咙深处”,也没有沈浩波那样直白“搞她屁眼”。

人们为什么由“通感”会产生“逆通感”呢?因为你所写的诗可能作用于人的感性思维,也可能作用于人的理性思维。作用于人的感性思维和你就有了通感,作用于人的理性思维和你就没有了通感,甚至逆通感。感性最基础的反应就是性感,其实人的外部感官除了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之外,还有一个性觉,这是人和动物最本能最普遍的感觉。对于高级动物的人类来说,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都能转化成性觉。看到两性交配;听到做爱的呻吟声;嗅到里对方的体香,以及两性的触碰;尝到了舌尖的味觉等等,都会产生性觉,这种通感张力是靠人的想象力完成的。同样,动物交配从来不搞屁眼,只有人类才有这样的想象力,所以那些下半身诗人正是抓住了人类这种通感想象的心里,才有这样低本能的诗歌存在。

但大多数读者都有一个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的过程,从“语义”到“形象”,再到“情感”“意蕴”的欣赏过程。当你写的诗歌没了情感,没了意蕴,也就没了诗意。也就不属于诗歌的范畴了。

第三,“通感”已经作为一种修辞方法,广泛用于文学作品。(参看本书《各种修辞方法在诗歌中的运用》一章)这里不再累述了。

 

六  艺术表现张力的手法 

     所谓诗歌的张力,我认为就是要运用比和兴的写作手法,将许多的事情事件或者类同类似的事情事件用一件事情事件来说明白,让人读了之后起到一个广泛的联想,由这些联想再还原到许许多多的事情上事件上。

(一)比

“比”是用比喻的方法描绘事物,表达思想感情。刘勰在《文心雕龙·比兴》中说:且何谓为比也?盖写物以附意,扬言以切事者也。

吴金娜很多诗歌都用这种“写物以附意,扬言以切事”的写作手法来表现诗歌张力的。

例如:《水缸》

     大肚能容天下之水

     收集生命之源

     简单又朴实

诗人用比喻描写的方法把水缸比喻成人,做人要像水缸那样有度量,积累知识,又要简单朴实。写水缸这个“物”就是为了突出它的附加意义,而不是水缸本身。

    又如:《剪刀》

        总爱挑拨离间

        看不惯藕断丝连

        一刀两断干脆利落

这首诗读后让人有一个广泛的联想,由这些联想还原到具体人身上,具体事情上。有人总爱挑拨离间,这是从反面描写剪刀作用的;要人们做事果断,反对藕断丝连,这是从正面描写剪刀作用的。还原具体事物上,不值得付出的爱情要一刀两断;和过去的错误一刀两断等等。

其实“比”这种表现张力的手法,不是现代人发明的,最早出现在《诗经》里,例如《诗经》中的《硕鼠》即用此法写成。

《诗经·国风·魏风·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汝,莫我肯顾。

逝将去汝,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汝,莫我肯德。

逝将去汝,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汝,莫我肯劳。

逝将去汝,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此诗的特点是全诗以彼物比此物,用硕鼠的这个形象,比喻不劳而获的统治者,寄托自己的思想感情与观点。这首诗着重描述令人憎恶的偷食老鼠,但一望而知,寓意是比喻不劳而食的剥削者。通过这个比喻,把剥削阶级贪婪、残忍、寄生的本性,以及人民的反抗意识,作了集中、形象的表现。

(二)兴

“兴”是托物起兴,即借某一事物开头来引起正题要描述的事物和表现思想感情的写法。唐代孔颖达在《毛诗正义》中说:“兴者,起也。取譬引类,起发己心,诗文诸举草木鸟兽以见意者,皆兴辞也。”朱熹更明确地指出:“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也。

如《诗经》中的《关雎》就是用“兴”的表现张力的手法。”

       ○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又如:贺敬之《回延安》

   

心口莫要这么厉害的跳,

灰尘呀莫把我眼睛档住了……

  手抓黄土我不放,紧紧贴在心窝上。

  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

  千声万声呼唤你 ——母亲延安就在这里!

  杜甫川唱来柳林铺笑,红旗飘飘把手招。

  白羊肚手巾红腰带,亲人们迎过延河来。

  满心话登时说不过来,一头扑在亲人怀……

 

  二十里铺送过柳林铺迎,分别十年又回家中。

  树梢树枝树根根,亲山亲水有亲人。

  羊羔羔吃奶望着妈,小米饭养活我长大。

  东山的糜子西山的谷,肩膀上的红旗手中的书。

  手把手儿教会了我,母亲打发我们过黄河。

  革命的道路千万里,天南海北想着你……

 

  米酒油馍木炭火,团团围定炕头坐。

  满窑里围的不透风,脑畔上还响着脚步声。

  老爷爷进门气喘得紧:

“我梦见鸡毛信来——可真见亲人……”

  亲人见了亲人面双眼的眼泪眼眶里转。

  保卫延安你们费了心,白头发添了几根根。

  团支书又领进社主任,当年的放羊娃如今长成人。

  白生生的窗纸红窗花,娃娃们争抢来把手拉。

  一口口的米酒千万句话,长江大河起浪花。

  十年来革命大发展,说不尽这三千六百天……

  

  千万条腿来千万只眼,也不够我走来也不够我看。

  头顶着蓝天大明镜,延安城照在我心中:

  一条条街道宽又平,一座座楼房披彩虹;

  一盏盏电灯亮又明,一排排绿树迎春风……

  对照过去我认不出了你,母亲延安换新衣。

 

  杨家岭的红旗啊高高的飘,革命万里起高潮!

  宝塔山下留脚印,毛主席登上了天安门!

  枣园的灯光照人心,延河滚滚喊“前进”!

  赤卫队……青年团……红领巾,走着咱英雄几辈辈人……

  社会主义路上大踏步走,光荣的延河还要在前头!

身长翅膀吧脚生云,再回延安看母亲!

 

第一句起兴,有时候两句诗兴、比连用,或比兴、夸张连用,并且通常要押韵。例如,“树梢树枝树根根,/亲山亲水有亲人”,以“树”起兴,比喻诗人和延安以及延安的父老乡亲的血肉关系。 “羊羔羔吃奶眼望着妈,小米饭养活我长大”,以“羊羔吃奶”起兴,喻延安对诗人的养育之恩。“杨家岭的红旗啊高高地飘,/革命万里起高潮”,上句起兴,使人联想到由延安一地向全国扩展的革命形势,下句紧接着使用夸张。“白生生的窗纸红窗花,/娃娃们争抢来把手拉”,上句起兴,又兼有描写环境的作用。

 

七 矛盾冲突表现张力的手法

● 诗言冲突,情感冲突;事物冲突;就是诗歌张力的所在。

●所谓“张力”,可看作是在整体诗歌的有机体中却包含着共存着的互相矛盾、背向而驰的辨证关系。一首诗歌,总体上必须是有机的,具各整体性的,但内部却允许并且应该充满各种各样的矛盾和张力。在诗歌写作中,词语总在做着反向运动;相反相成。对立产生的张力,使诗意盈满而厚重。 去掉简单庸俗,增加暗喻与繁复之美。把词语从内心滚着浪花,夹带着血液;并且打着漩涡,向着反方向运动。这就是诗歌所具有的张力。

●诗人苗雨时在其《论诗歌的张力》说:张力,是矛盾的表现,凡有矛盾的地方,就有张力存在。诗歌有四种“张力形态”:(一)反常关系构成张力;(二)异质意象构成张力;(三)具象与抽象构成张力;(四)类矛盾构成张力。

    苗雨时只从语言冲突上说明四种情况,还有情感冲突;事件(情景)冲突没有说明,我在这里加了两条:(五)感情矛盾构成张力;(六)情景对比形成张力

(一)反常关系构成张力

在现实世界中,“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与人之间;人与事物之间;事物与事物之间,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直接或间接的联系。这些都属于常规逻辑范畴。诗歌为了表达某种感情的需要,打破这种现世常规,利用反常逻辑,创造一个假定性的艺术世界,从而形成诗歌的张力。

1、人与人之间的假定艺术世界

例如,汉乐府民歌《上邪》: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山没了棱角,江水断流,冬天打雷,夏天下雪,天塌地陷。”这是主人公假定的艺术世界,否则哪敢与夫君断绝关系,表明两人相爱到永远。 

 

2、人与事物之间的假定艺术世界

例如,竹林第八贤《未来每一天》

 

把太阳系在风铃上

让每一寸阳光都会有梦的回音

床沿铺满生活的意义

每一粒米都咀嚼出花香

眼泪串在日历上,一天撕去一页

只留下信念的倒影

当最后一次失望被丢进垃圾桶

未来就笑了

 

每一天,梦都是清新的

穿过生命的绿色

露水编织成云电与彩虹

风吹散了脚步,又聚集了誓言

那眼神里投射出的意义

冰冷的石头软化了

未来的每一天,时间里写满了命运

照亮长满愿望的墙

一个人欣赏

把“太阳系在风铃上”这是永远不可能的艺术夸张;“床沿铺满生活的意义”这是具象转化抽象的概念,用的是“移就”手法,更是莫须有的现实。“露水编织成云电与彩虹”这是天壤之别,诗人所描绘的这些场景,都是人不可能到达的艺术世界。

 

3、事物与事物之间 假定艺术的世界

例如,吴金娜《船与海》

 

都说船与海

是一对生死兄弟

自古以来

祖先就把船雕成鱼的形状

世世代代寄托给大海养育

 

船在海宽广的胸怀里徜徉着

喝一口浪花,淋一身海风

船漂泊累了

依偎在温柔的海湾里

甜甜入梦

 

海有时感情冲动

竟把船吞入腹中

苦等了海边那朵太阳花

20136

“船”和“海”,都是没有生命力的“物”,诗人假定他们“是一对生死兄弟”,才有了船的“徜徉”;海的“温柔”,这种物与物之间的艺术假定,用的是拟人修辞方法。

 

(二)异质意象构成张力。

诗歌由一系列意象组合而成,意象的性质不同,它们的关系也各种各样:或相对,或矛盾,或映衬……凡是异质性意象组合在一起,它们之间排斥、否定、对抗,以及替代、转化,形成既对峙又依存的紧张状态,这就构成诗歌的张力。

1、相对的  常见的对偶句。

例如,张健的《鹰》:

    站着,增加了山的高度

    飞着,谷才有了内容

这是鹰的形象两个侧面:站着,飞着;一静一动,两者相对,彼此生发,不仅塑造了鹰的雄健的完整形象,而且赋予了它坚毅博大的灵魂和精神。这比单方面的描写,内蕴要丰富、深厚得多。这就是张力效应。

 

2、相互矛盾的  正反对比

如,杜甫的《春夜喜雨》

    野径云俱黑,

江船火独明。

明与暗构成矛盾,矛盾的双方互相对照,互相映衬,在一片浓云之外,江火明灭可见。这不仅造成了深远的意境,而且迷朦有味。

 

3、相互映衬的

再如,《诗经·采薇》:

    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

雨雪霏霏。

诗中的环境与人是陪衬关系,人去的时候,是春风杨柳,回来的时候,却是雨雪满天。这种“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就构成了一种张力,其效果是“一倍曾其哀乐”。

 

(三)具象与抽象构成张力。

关于新诗写作,胡适曾说:“须要用具体的做法”。诗当然要有具象,甚至以具象为主,因为隐蔽的感情要用具象才能表现。但也不能一味的具象,具象在某种情况下要上升为理念,做到情理交融。特别是现代诗,由于大量智性的介入,更要求诗中具象与抽象有机结合。这种结合也造成诗歌的张力。

例如,魏氓的《纪念碑》:

    在心的位置

    一株以热血浇灌的植物

生长中国的骄傲

 

这首诗以植物象征着纪念碑。“植物”是具象,“中国的骄傲”是抽象。具象之所以能够联系到抽象,是因为“在心中的位置”和“以热血浇灌”。正由于具象与抽象的这种对峙中的和谐,使纪念碑意蕴庄严而深切。

 

如,李白的《拟古》:

    长绳难系日,

    自古共悲辛。

诗人设想用长绳系住太阳的办法留住时光,但这是办不到的事。时光难留,这是自古以来人类的悲哀。“长绳系日”是具象,“悲辛”是抽象。两者联系在一起,就透射出了一种悲慨的智性之光。

 

(四 )类矛盾构成张力。

类矛盾,是表面好象是矛盾,然而导向统一的真理。外在的矛盾使人惊奇、不解,但当我们深入下去,弄清它的条件和情况之后,就会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种情况,正是诗的张力。

例如,罗·拉法雷斯的《出征,赠鲁卡斯特》:

    亲爱的,你不要说我残忍,

        撇开你纯洁的胸膛,

    宁静的心窝,贞节的庵院,

        拿起武器上战场。

 

    是的,我现在追求着新欢,

        那是战场的敌人,

    我守护一把剑、一匹马、一个盾

        用更加无邪的纯贞。

 

    然而今天我虽然变了心,

        会使你对我更崇拜,

    亲爱的,我要是不更爱荣誉,

        怎能说对你是真爱!

这首诗张力的形成,来自类矛盾。本来是很爱的人,突然说要抛下她去追求新欢,这显然是一种矛盾,但这是假象,诗歌进一步发展,最后就点明题旨:“亲爱的,我要是不更爱荣誉,怎能说对你是真爱!”这不仅增加了诗的曲折,也使感情深刻化:从爱到不爱(类矛盾),再到真正的爱(导向实质)。

 

(五)感情矛盾构成张力

这类矛盾冲动不是由“意象”引起的而是由“感情”引起的。

例如,吴金娜 《这份爱甜到忧伤》

 

如果把一切推给命运

那相遇就不是偶然

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撞见

顺路喝杯茶 眼光对碰

陌生礼节性笑容

之后的种种自然到惊奇

世界在不知不觉中变小了

小到只容下两颗心与唇语

 

海在不远处喧嚣

一起踩过的脚印消失了

女人梦想住进你的世界

渴望光的速度

可是门前草又开始发芽

许多被忽视的阳光

落在斑斓的门槛上

等待又一春

这份爱甜到忧伤

 

爱甛到忧伤,这正是一个人情感的临界点,爱能使人变得甜美,也能使人变得忧伤。诗人正是利用了感情上的矛盾,由生活小事说起,顺路喝茶,眼光对碰,礼节性的笑容,到读懂唇语,也就从“偶然”到“自然”;由“相识”过到“相思”了,“梦想住进你的世界”。可是“门前草发芽,又被阳光忽视”只好“等待又一春”,这样逐层深入而展开张力的。把一个单相思女孩的思想感情抒发得淋漓尽致。

 

(六)情境对比形成张力

例如,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再别康桥

       \徐志摩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树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康桥:即英国著名剑桥大学所在地。192010月—19228月,诗人曾游学于此。1928年,诗人故地重游。116日,在归途的南中国海上突发灵感,吟成了这首传世之作。

我们先说说这首诗的伸展空间,诗人为什么不在第一次离开康桥写这首诗,而是在事隔六年之后,突发灵感写这首诗呢?想象记忆中的康桥和六年后的康桥已经是“物是人非”了,在大脑里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两种情境突发灵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第一次学习毕业离开,只是告别,由于学识、思想各方面还不成熟,所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诗人用了三个“轻轻”,表明自己在同学之中并非举足轻重。事隔六年,再度来到康桥,顺着河畔寻找“夕阳中的新娘”,只剩下“碧波里的艳影”,自己多么希望“做一条水草”永远和碧波里的艳影相依相伴!“那榆荫下的一潭”还“沉淀着彩虹似的梦”。今天为了“寻梦”又来到这里,但是“寻梦”的结果:“夏虫也为我沉默”, 由点到面的逐渐扩散“沉默是今晚的康桥”,说明诗人的感情也沉默到了极点。只好“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诗人从“作别云彩”到“不带走云彩”正是两个情景前后对比描写,所以诗人用了“再别康桥”的标题,结构上也起到了首尾呼应的效果。

所以有的评论家说:“张力是诗歌内部各种矛盾因素对立统一现象的总称。在创作中,注重“跳跃”、“含混”、“抽象”、“对立”、和“留白”,是增强诗歌张力的有效途径。”这段话中,“内部各个矛盾的对立统一”属于诗歌内容方面的张力,而“注重跳跃、含混、抽象、对立、留白”等表现手法,属于诗歌形式方面的张力。这段话也就说明了诗歌张力从“内容”到“形式”的统一。

 

八 经验张力说

     好的诗都存在张力。诗的张力,一方面使诗人确切给出一种意念,或者经验;一方面读者能够有所感受、领悟,或者重建诗中世界。因为每个诗人创作是个性化和多样化的,因此诗歌张力表现手法也是多样化的,只要诗人根据自己的经验熟练掌握一两种创作方法就可以了。这就是经验说存在的依据。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